兴趣是成就一位摄影师的关键!—背后的执著与坚持

 
   文章来源:news.sina.com.cn 时间:2020-8-27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哇,这么精彩、新奇的图片,是怎么拍出来的呀?
 
    创作中的邱招席
 
    在邱招席的家里,在清晰醒目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张张很有视觉冲击力的摄影图片,我瞧着、欣赏着,不由得啧啧称奇。
 
    一草支一鹳
 
    瞧,在这张《一草支一鹳》上,一只东方白鹳,张开翅膀,斜立在一根下端浸入水中的干草上,这鹳与干草也太奇特了吧?在这张《绩溪风光》中,云雾缭绕的天空“双凤齐飞”,难不成,这两只鸟是在空中恭候摄影师来拍的?在这张《古寺星光》里,仔细看去,图上竟有一圈圈的光环,这光环又是怎么镶嵌上去的?……
 
    “玩玩的、玩玩的。”看我这个门外汉一惊一乍的,头发倒梳、神情自若的主人,淡淡一笑,“嘿嘿”两声,“其实,说白了,真的也没什么稀奇的。”


 
    你道“一草支一鹳”是怎么回事?呵呵,那根干草原来是东方白鹳叼在嘴里的,只是从高处飞落到水中的瞬间,被“咔嚓”一声定格了。那绩溪天空中的“双凤”是怎么进入镜头的呢?邱招席说,“靠的是缘分”。那一回,他正在安徽绩溪游览,忽然发现值得入镜的风景里,有两只不知名的大鸟飞过,当时他想,它俩会不会再飞回来呢?于是,他支起三脚架,摆好相机,静静地、虔诚地恭候着,果然,过了好一会儿,两只大鸟飞入镜头之中……至于,《古寺星光》中的光环,其实是星轨图。星轨,指的是恒星持续移动的轨道。邱招席说,拍星轨,其实也没啥花头,只是要有耐心,因为这需要曝光数个小时;当然,还要考虑时段、天气诸多因素。说完,他又“嘿嘿”两声:“玩玩的、玩玩的。”
 
    古寺星光
 
    玩玩的?玩大了呀!且看他家的书柜上,摆了几十本摄影获奖证书。捧出来一看,哇塞,获奖证书中,甚至有“国际级”的!仔细一瞧,还有更抓眼球的证书“夹杂”其中:中国航拍协会会员证、国际摄影协会会员证、航拍中国记者证、国际摄影杂志社记者证……
 
    认识邱招席不是一两天,而是一二十年了。刻在脑海里的印象,他不就是江山市一所职业学校的校长吗?何时成了摄影家,牌子还如此之大:国际高级摄影师?前些年,连相机也没见他背过啊!
 
    “玩摄影,对我来说,那完全出于一种兴趣。”聊起爱上摄影的缘由,邱招席的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个兴趣,说起来也是受了高人的点拨。”
 
    那是2015年初的一天早晨,他上公园溜达,忽见一位留着长长白胡子的老人家背着一只大包,手拿一只相机,东瞅瞅,西望望,一会儿支三脚架,一会儿换相机镜头……看这情景,他心里有些好奇,便上前搭讪起来:“拍张照片,有这么复杂吗?”“白胡子”说:“四五十年了,就这么个玩法。”他又问:“拍了四五十年,还没玩腻?不会感到厌烦吗?”对方哈哈笑了起来:“不会、不会!这个好玩,而且越玩越想玩。拍出好照片,心里愉快;拍摄过程,还锻炼身体。你看我都快八十了,背着二三十斤的设备到处走不觉累……”听了“白胡子”的这一番话,他的心中豁然开朗:自己年届知天命了,也该有个“好玩一点”的业余爱好了,而玩玩摄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山娃放学
 
    邱招席不是个光说不练的人。没过几天,他便在朋友的参谋下,花了3万多块钱,买了一台佳能5D3相机,外加两个镜头。可新相机一到家,他捧在手上一瞧,顿觉头都大了:连怎么开机都不知道,这怎么玩?幸好,他如愿在公园里再次遇见了“白胡子”师傅。当即上前请教,可他站着听了半天,仍觉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回到家里,他静下心来,一句一句地看相机使用的说明书,对照着不断试拍,渐渐地摸清了手中相机的本事与个性。不知不觉中,相机成了他的“小情人”,一天不见,如隔三秋,茶饭不香。
 
    山农秋夜
 
    风驰单车
 
    没过几个月,他背着相机参加了一次拍荷花摄影比赛,结果非常意外地得了个三等奖。点评者称他是“一块玩拍摄的好料”。自此,一发而不可收,获奖成了家常便饭。一年后,他的《茶海韵律》获衢州市首届航拍摄影大赛一等奖;两年后,他的《山农秋夜》、《山娃放学》、《风驰单车》先后获得第七届、第八届“国际摄影艺术展”优秀奖、丝带奖。2019年秋,他创作的一组《山村如画》12张照片,入选声名赫赫的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与31个国家与地区的千余名摄影家的作品同场展示,从而让他在摄影界崭露头角……对了,《光明的事业》——一张拍摄山区光伏发电情景的照片,参加沪浙企业家改革开放40周年摄影联展,被摄影点评人称为具有“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的特质,并在上海参与义卖,结果以2000元售出。那一刻,他开怀笑了,笑得比获得大奖还开心。
 
    光明的事业
 
    当然,让他更接地气,也更感有趣的,倒是他在美篇APP上开了专号,竟然收获了大量粉丝。开篇《绝美景色—江山广渡嵩峰山》,就有1.7万的点阅量,《美丽江山—我的家》的阅读量高达5.4万,而《雄伟壮观—中华邱氏大宗祠》阅读量则过了6万。一组拍摄箬山梯田的照片,刷爆了微信朋友圈,微友纷纷点赞他“把梯田拍成了仙境”,衢州晚报专门为此发了一篇新闻,标题竟是《美爆视网膜的箬山梯田成“网红”,出自这位大师之手》。聊到这里,邱招席又憨态可掬地“嘿嘿”了两下:“拍这组照片时,我才业余背了两年相机,称摄影实习生还差不多!还大师呢?”
 
    仙境小山村
 
    “哈哈,你这摄影大师,算是速成的了!”我不禁打趣道,“江山人常说,三十六岁学阉猪——晚了,你是年过五十玩摄影,怎么一不小心就玩出名气来了呢?”
 
    “兴趣,靠的是兴趣。”邱招席习惯性地“嘿嘿”之后,若有所思地说,“无论学什么,真正来了兴趣,就容易上心开窍,还轻松愉快。”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据说,这话原出自爱因斯坦之口。而今,年过半百的邱招席,凭着兴趣,业余玩玩,便玩出个声名在外的“速成摄影师”,也印证了大科学家此言不虚。
 
    自从智能手机来到人间,似乎人人都成了摄影师,拍张照片,只是举手之劳。然而,真正称配得上“摄影”两字的,可不是按按快门这么简单,那可要“上知天文地理,下晓鸡毛蒜皮”,简直是一门大学问。身为一所职业学校的校长,一家劳务公司的总经理,邱招席时常公务缠身,日不暇给,似乎总有做不完的“正事”等着他去做。然而,他也总能见缝插针,忙里偷闲,细细琢磨拍摄技术,密切关注与摄影相关的一切,诸如空气的湿度、风吹的力度,云海的高度、北斗星的位置……
 
    这年头,家有自驾车已不稀罕。然而,有几个像邱招席这样,小轿车的后备箱里塞满了摄影用的“长枪短炮”?啥子三脚架、单反相机、长短不一、功能各异的镜头、闪光灯、补光灯、反光板、舶拍无人机……摄影装备齐全,应有尽有。参观了他的汽车后备箱,我不禁笑道:“我看,你就像一个枕戈待旦的士兵,准备随时出击的呀!”
 
    “对做好一件事真正产生了兴趣,这件事就等于装进了脑袋,总是记着、想着,也折磨着、享受着。”邱招席深有感触地说。
 
    5年前,他刚刚迷上摄影,有次出差从杭州飞深圳,透过舷窗俯视蓝天下的白云、山川时,深深地被居高临下看到的美景所触动,因而突发奇想:人如果能站在空中拍摄,那该有多好啊!回到家里,上网一查,他见识了“无人机航拍”这个新潮流,不禁心潮澎湃。于是,他驾车出差,顺道到杭城买了一台大疆航拍飞行器,自此踏上了航拍之路,两年后加入了中国航拍协会,成了浙西地区的航拍高手……
 
    水清鸟欢(航拍)
 
    “摄影,享受的是一份孤独的快乐。你对干这个活有兴趣,那种特殊的孤独即是一种快乐,你会感到孤独并快乐着;你如果对此没兴趣,那种孤独,也许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煎熬与折磨。”这是邱招席跟我说的另一个感悟。
 
    对众多背上相机的人来说,有一种至爱叫“拍佛光”。所谓佛光,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自然现象,是太阳光与云雾中的水滴经过衍射作用而产生的。佛光,尊贵而美丽,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要拍其尊容,你得趁着特殊的天气,挑选特定的时间,眼巴巴地恭候在不可多得的特殊地方,然后还要看运气如何,倘若遇上人家心情一般,你即使虔诚到无以复加,她也不见得要给你露个脸儿。邱招席说,为拍佛光,他曾多次尝过苦苦等待却无功而返的滋味,不过,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至今已拍过三次佛光。他绘声绘色地向我描述了第一次拍到佛光时的情景。
 
    嵩峰佛光
 
    那是2015年11月23日凌晨,他从城里出发,驱车40公里,驶进奇险的山间小道——那是一条一般人在白天都不敢开车的山路,赶在日出前登上了山巅。此时此地,细雨蒙蒙,雾气氤氲,寒风萧萧,他像一个哨兵坚守在那里,注视着风雨的变幻,云雾的飘忽,等待佛光大驾光临,冷了就踢踢脚,饿了就啃几口自带的干粮。等啊等,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钟,突然眼前一亮,云开雾散,天空放晴……哇,传说中的佛光出现了!他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那种欣喜若狂的激情,一下子就把久久等待的痛苦一扫而光。佛光,仅仅露了五六分钟的脸就飘然而去,却像在锅底下加了一把火,把他对拍摄的兴趣烧到了沸点。
 
    佛光云海
 
    “兴趣,还是一位神奇的老师。”在邱招席看来,只要拥有兴趣,饥寒交迫,苦点累点,都不是一个事。
 
    突发奇想,往往是兴趣的一种表现形式。有一年冬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邱招席早上起来一看,觉得在城里拍雪景不过瘾,便与另三位摄友一起,驱车四五十公里,硬要爬上海拔约1200米的嵩峰山,拍个尽兴。结果怎么样?路边的毛竹被大雪压倒了,横七竖八的横在路面上,挡住了去路,他与摄友只得砍竹开路;上山雪路打滑,汽车接连磨断了两根防滑链,被迫停在了半山腰,他们只得徒步近5个小时登上山顶,个个累得不行。幸好,山顶上有座嵩峰寺,可以让他们自己生火烧饭吃,不过,配饭的菜就没得讲究了——为了减负,从山底村民那里买来的菜蔬全丢在了半道中。是夜,邱招席一行,住在寺里,盖在身上的棉被,异味刺鼻,委实难受——那是平日里供上香的香客用的,也不知何年何月曾经清洗过。邱招席说,要在往常,盖上这种棉被睡觉,肯定一夜无眠,可当时一心想着第二天可以拍摄难得一见的雪景,竟也不觉得这是在遭罪,心里还甜滋滋的,躺下不久便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听了一个个故事,我心中似乎明白了,确实是“兴趣”这位超凡的老师,造就了眼前这位“速成摄影师”。没有这位老师,他是不可能“速成”的,也不可能有那么多成功伴随着他的。
 
    云半江郎(航拍)
 
    在我等看来,一个摄影爱好者,拍出了自己满意、他人欣赏的作品,就是一种成功。从这个视角看,邱招席显然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成功,正是这些成功持续不断地给他加油打气,让他的兴趣似汩汩泉水不停地涌流。然而,与他深入一交流,却发现他还有更大的成功。
 
    “玩摄影,让我养成了变换角度看世界的习惯。这是我最大的收获。”邱招席“嘿嘿”两声之后,神情认真地说,“最美好的东西,往往是藏而不露的,这需要调整心态,变换角度去挖掘。就像家乡的景物,因为天天看,似乎都看腻了,但在相机的镜头下,瞬间变美了,美极了。”
 
    诚然,世界隐藏着的,并非只有美好。然而,若用发现美的眼光去看世界,这世界是否变得更美好一些呢?美好的东西看得多了,人的心境是否也更美好一些呢?
 
    好吧,我们不妨给“兴趣”这位人人都离不开的老师,加上一个“美好”的前缀。
 
喜欢的话就关注:老街皇家国际 或者 老街皇家国际开户  即可获取更多有关内容及资讯!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