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摄影应该是这样的!

 
 文章来源:news.sina.com.cn 时间:2020-08-23
 
  “喂!你是孙老师吗?”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大美美旗袍会的,你没见过我,你可以喊我赵姐。”
 
  “赵姐,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照相照的怪好,今天晚上我们有个旗袍秀活动,请你来给照几张相片。”
 
  “不好意思,我今晚还有别的事,早已经约好了,就不能去给您拍照了。”
 
  “怪不的姐妹们都说你怪胀包(临沂土话:嚣张的意思),一般人不落落,我还就不信那个邪,不就是钱的问题吗?你说个价!”
 
  “赵姐,别误会,这不是钱的事,我的确太忙没时间去给大家帮忙,再说我们头次通电话,互相也不认识。”
 
  “别给我装,老娘不差钱。你们这些‘捏’影的不就想要钱吗?出个价,信不信老娘把你也包了。”
 
  听到对方口放狂言,心里没有个阿拉伯数,老孙直接回怼道:“我真不信,你胃口倒不小,可惜我吃素,我没时间也没兴趣,你哪来的去哪里吧!”
 
  挂了电话,老孙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这是怎么回事?摄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哎,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这事还是从老孙的童年说起吧。
 
  老孙的父亲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摄影界老前辈,很小的时候他就跟父亲学会了摄影。可是,在老孙学业有成,走出汤汤沂河水浇灌着的那座小山村时,父亲送他到村外,千叮咛万嘱咐:记住了,到了单位就好好工作,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会摄影。
 
  老孙很不理解,但父亲的教导一定要听,在单位兢兢业业工作,从不说起自己会摄影的经历。直到结婚有了孩子,为了给孩子留下美好的成长纪念,他利用业余时间不停地给孩子拍照,冲洗后摆在家里比在商场里买的画都好看,到家里做客的亲朋好友刚开始以为是哪个影楼的高手给孩子拍的,老孙的媳妇被问得无法躲藏,实话实说这都是老孙的杰作,这时周围的人才知道,老孙原来是一位隐于世的摄影高手,从此以后.......
 
  镜头一:“今天地区领导来检查,你抓紧准备准备去给照几张相。”领导颐指气使、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可咱单位没有相机呀?”
 
  “你给你儿子拍照用什么相机?能拍儿子就不能拍领导吗?再说了,拿来使使又使不坏,去买两个胶卷,我给签个字报销。”
 
  没办法,老孙只能骑着自行车回家拿来相机,再一路哐当哐当去百货二店买两个120胶卷。下午一阵子忙乎,晚上找个小屋蒙上床单冲洗照片,一折腾就是一晚上,气得老婆大喊大叫不说,这一天耽误下来的工作还要加班加点补上。
 
  镜头二:“明天我孙子结婚,你去帮忙‘捏’几张。”单位里退休老领导找来了,老孙也不能推辞呀,可这个胶卷钱没人报销,只能自己头天买好胶卷,第二天在鸡叫以前起床,急匆匆地骑车到乡下给老领导的孙子拍照。
 
  拍婚礼可不是个好活,人家吃你必须看着,人家喝你必须站着,遇着几个喝的有点高的主还得陪着笑脸应付着。
 
  “那个照相的,过来给爷拍几张,我给新娘子合个影”。
 
  “照相的,麻利的,干熊的(临沂土话,意思你干什么的),照个相磨磨唧唧的,没吃饭吗?”
 
  无奈又无语的老孙只能在心里跟自己说:从鸡叫到现在,别说吃饭,连口水也没喝上呀。这事整的,人家孙子结婚,咱跟着当一回孙子。咱真还不如赶喜的,放挂鞭叫个好,有吃有喝有烟抽,钱给少了都不走。
 
  累点、饿点、辛苦点这些都好说,回来后还得包着给冲洗照片,零零散散的费用加起来老孙这一个月的工资就去了一小半,喜主家来取照片,好像老孙欠他家的一样,扔下两盒大金鹿、两包喜糖,拿起照片就扬长而去,只剩下老孙在家里默默啃上半个月的咸菜棒。
 
  老孙心里苦,但老孙心里清楚,自从买了这台照相机,基本就不知道肉的滋味,用大葱拌个虾皮就算是吃上海鲜了。
 
  多少次,老孙咬牙狠心的想放弃摄影,可自己对摄影的真心热爱以及周围需要他帮忙的人们又让他欲罢不能,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蛄蛹,蛄蛹,一直蛄蛹.......
 
  后来,孩子上高中了,数码相机日新月异,只能把老朋友海鸥淘汰掉换成尼康,从此从胶片时代迈步跨入数码时代。
 
  可是........
 
  镜头三:“抓紧帮大姐拍几张美人照。什么?没空!不就按几下快门吗?”
 
  镜头四:“你这照片拍的还怪好来,一看就知道你相机很高级”。
 
  听到这句骂人的话,老孙就头疼,辛辛苦苦一辈子,却成就了相机的功劳。
 
  镜头五:还有的人,刚拍了照片就想赶紧看到照片,老孙说我还有点事,忙完就给你,谁知对方转脸就不高兴了,接着言语里就大棒加咯针(意思是扎人的刺):你怎么这么忙的?比总理还忙来!
 
  镜头六:有时候为了快速达到对方急切要照片的诉求,就不加修饰直接出照片!结果对方又来事了:“敷衍我是吧,就不能给我修下吗?不PS一下我怎么传朋友圈?”
 
  镜头七:还有的同事更会整事:“我可给你说,你必须把我拍的俊一点,眼大一点,腿细一点。”
 
  大姐,你这是让我拍照还是让我拍黄瓜?
 
  直到有一天,老孙被人家狠狠地揍了一顿。
 
  镜头八:话说有个小伙子找了个女朋友,先看照片后见面,结果两人相见,分外眼红,小伙还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劲儿的问那媒人:你给我说,那姑娘照片是谁给拍的,我找他去。
 
  知道是老孙拍的后,小伙子二话不说,到车间找到老孙啪啪就是两个耳巴子,打的老孙昏昏然飘飘然不知所以然。小伙子还不依不饶:“都说童话里的故事是骗人的,想不到你们这些摄影的比骗子还坏,把一个王婆拍成天仙,你拍的到底是照片还是“照骗”?害的我差点得了相思病,你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坏得很。”
 
  哎,这摄影,摄着摄着就引火上身了,老孙莫名其妙就被k了。可中国摄影界的PS术已经和泰国的变性术、韩国的整容术、日本的化妆术并列为“世界四大邪术”,没有经过ps的美女照能拿的出门吗?
 
  就像脱口秀大师方清平所言:我娶一个媳妇,就好像全世界的美女都跟了我,放眼望去,都一个长相。
 
  此时此刻,老孙才理解老父亲的苦口良言,但悔之晚矣。
 
  玩摄影,有时候怎么得罪的人都不知道。
 
  天上布满星,月儿亮晶晶,报社领导开大会,诉苦把冤伸。
 
  “我说哈,你们这些记者太不努力,当记者这么多年了,怎么就不如人家老孙拍的好呐?大家讨论讨论,到底怎么回事?”
 
  记者部主任站起来说话了:“报告领导,你不能这样给我们比呀,老孙是专业摄影的,我们是记者,怎么可以相比?”
 
  领导也不含糊:“打住,你先给我说说谁是专业的?你们在编辑部拿着单位配的相机和专业设备,什么不用管,拍照就是你们的职业。你说他是专业的,他的相机是你给买的?他的时间是你给他的?他不用养家糊口去赚钱?他是不是只在工作之余去摄影的?你给我说说,到底谁是专业的?谁是业余的?别给我本末倒置。”
 
  领导这番话让老孙感动的哭了好几场,可也种下深深的苦果,据说,那帮拍着业余图片的专业记者都想着勒死他,没有了老孙,他们拍的照片不就成专业的了吗?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修片的时候,又是一个不眠夜。
 
  眼睛已经是渐行渐迷离,望着模模糊糊的窗外,再看看自己一幅幅精心拍摄的作品,捣鼓了几十年摄影的老孙唯有一声叹息:摄影到底是为了什么?上不能养老,下不能养小,下辈子不管干点什么也不再玩摄影了!
 
  是呀,作为摄影师,想指望自己用良心拍的摄影作品挣点钱真的很难,起得比鸡早,睡得比妓晚,吃的比鸡糟,挣得比妓少,工作比鸡忙,有时还被人当妓耍。
 
  想来想去,咋不如一只鸡。
 
  可是.....................
 
  这样的事情总归是少数,每当打开电脑,映入老孙眼帘的是无限春光,充实老孙回忆的也是无限美好:
 
  镜头九:一位常年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在回家过年的时候专门来给老孙拜年,面对突如其来的年轻人老孙不得其解,小伙子解释道:孙老师,感谢您给咱家乡拍得这些好照片,把咱大美临沂的美好形象宣传到全国各地,我顺着网络仅有的信息一路打听找到您,就想来当面表达我对您的崇敬。当年我在北京上大学,谈了两年的女同学的妈妈,就因为我家是来自沂蒙山区的,把我们这段缘分生生拆开了。在他们眼里,咱们临沂的形象一直是传说中的贫穷落后,住的都是冒着炊烟的土房,吃的都是土豆地瓜,老头都是拿着旱烟带,老太太都穿着脏兮兮的粗布褂,小伙子都傻不愣登,小姑娘都是“魏淑芬”。因此,当别人问我家乡在哪里时,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可当我看到您拍得咱们大美临沂的照片以后,我就把照片全都下载了存在手机里,当别人再问起我的家乡,我就先给他们看照片,然后自豪地对大家说:这就是我美丽的家乡,这就是我们美丽的沂蒙人。如今,我也成家有了孩子,但您拍的家乡却时时刻刻陪伴着我温暖着我。
 
  镜头十:尊敬的孙老师,你还记得那个丑小鸭吗?因为父母重男轻女一直呵斥我,让我从小心里就有了阴影,总觉得比别人矮半头。上高一时,看到同学们唱歌跳舞自信满满,而我却自惭形秽不敢面对。直到有一天,我壮着胆子找到您,请您给我拍一组写真,您不但分文未取给我拍摄,还给我刊登在杂志封面,当我捧着杂志的时候,看着周围同学们羡慕的眼光,我心里对您感激万分,就像您教导我的:孩子,好好努力,你的形体条件很好,只要努力,你将是舞台上的小天鹅。如今,我带着刊登我照片的杂志走向T台,已经成为万众瞩目的国际模特。
 
  想到这些美好的过往,老孙那莫名的小烦恼立刻烟消云散,浑身又充满了摄影正能量。
 
  直到老孙的儿子去北京读书时,老孙送他到机场,一把拉着孩子的手,泪水忍不住地往下流:孩子呀,你爷爷曾经把语重心长的叮嘱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拿起相机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摄影。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我情愿去烧锅炉也不会去摄影。但是,“别人的看法都是狗屁,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才算,这是爹教你的道理。”
 
  话归话,理归理,老孙心里还是一直认为:摄影是个毒,能戒就戒了吧!
 
  后续
 
  故事还没有结束,就像这篇文章,又臭又长....
 
  “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一惊一乍的,不气我就是最好的消息。有句话说的好:在你头上拉屎的未必是敌人,也有可能是儿子。有屁抓紧放,有屎抓紧拉。”
 
  “老爸,我给你说正经的,我终于正式拜杨恩璞老师为师,专心跟他学习摄影了。”
 
  “你跟他学摄影?这老头因为摄影穷的就剩一张嘴和一部相机了,你就不怕学摄影学的穷家荡产。”
 
  “哈哈,我命由我不由天,摄影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也不晓得,但是不认命,就是哪吒的命,也是你儿子的命。”
 
  放下电话,抚摸着自己这些年收藏的一台又一台相机,老孙的眼泪就像三月里的小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然后轻轻地打开窗子,默默地看向远方。
 
  良久,老伴过来轻轻问老孙:你在看什么?
 
  老孙喃喃地说道:我看到了希望!!!
 
  注:老孙身上有许许多多摄影人的影子,如有雷同,纯属正常,归齐了就一艺术形象,欢迎对号入座,但拒绝骂娘。
 
  喜欢的话就关注:老街皇家国际 或者 老街皇家国际客服 即可获取更多有关内容及资讯!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