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作品要怎样才能表达出复古感呢?你可以这样做!

  
  文章来源:news.sina.com.cn 时间:2020-08-23
 
  文章导读:看过《布达佩斯大饭店》这部电影的同学们都会有一个基本的认识,电影中的场景和画面视觉效果蕴藏了一种浪漫的复古效果。它一方面来自与符合电影叙事时代的真实时间背景,也暗含了一种对过去时代传统精神的不舍态度。


 
  《布达佩斯大饭店》承袭了韦斯·安德森(WesAnderson)具有独立精神的美学风格,在光鲜影像的雀跃下埋伏着一条国家沦陷、文化衰败的深刻暗线。
 
  影片借由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兴盛没落,描摹出欧洲大陆世代相传的精神文明,因战争摧残而走向灭亡的宏大景象。奥地利犹太裔作家斯蒂芬·茨威格(StefanZweig)先生的生平及文学作品,对片中的人物形象、故事脉络及叙事结构有着莫大的影响。在主人公冒险解谜的同时,也于细微之处传达出对欧罗巴传统人文精神消逝的哀痛。
 
  至关重要的是,电影画面中的摄影,要用什么样的样式串联起故事和背后的思想,导演韦斯·安德森在自己一贯的摄影风格指导下,附加了更丰沛的浪漫态度和装置性极强的视觉表现,勾勒了一场精彩的视觉奇观,在电影史上,也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的。
 
  通过对《布达佩斯大饭店》摄影画面的分析,影片呈现出了7个构成电影整体视觉形式架构的方式,综合了摄影构图,画面色彩等几个方面,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在影片中是如何应用和呈现的。
 
  1.居中构图的偏执狂
 
  导演韦斯安德森电影中摄影画面语言的基础是风格化的构图,在所有构图中,最为常见和基础使用的就是居中构图。
 
  居中构图在摄影中,呈现的主要特点是,位于画面中央的事物或者人物,一定是画面叙事和解读的核心。围绕画面中心内容的其它画面元素,一般情况是平均分布在画面周围的。也就是说,正常来讲,居中构图进一步的完善形式,就是居中对称构图,对称是居中构图的plus版本。
 
  这样的构图带来的视觉感受,一般呈现以下几个特点,视觉上平稳均衡,充满秩序感。这种秩序感会给人带来心理上的舒适感和愉悦感。
 
  那么,居中构图的结果,又能够带来什么呢?首先就是在摄影画面的解读上,中间位置的主体成为绝对的意义中心,一切的形态和叙事都会从中心点出发,这就是的整个画面的意义解读简单明了,直接了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看韦斯安德森的电影时,即便情节叙事节奏十分快速,视觉上也没有感觉到吃力的原因。
 
  另外就是居中构图也是在模拟一种欧洲木偶剧形式,大篷车小剧场的观看结构。这种构图形式存在一种封闭性,空间感强烈,这与木偶剧在演出时的缩微空间相类似,在搭建的小型舞台中,木偶人和整个舞台相比较于观众,仿佛就是一幕幕居中构图的情节画面。
 
  还有重要的一点,在电影中在讲述过去故事的情节时,画面的画幅也是4:3的结构,是早期电视机的画面比例。导演使用这样的画幅比例,居中构图形式等等工具方法的视觉呈现,背后的目的也是在追求摄影中的复古效果,这个复古的概念,我们在后面讨论。
 
  2.童话色彩的浪漫表达
 
  《布达佩斯大饭店》虽然核心的精神是传达一种精神的衰落和时代变化的感慨,但是导演在摄影画面中却奉献了最为浪漫的色彩表达。在开头描述大饭店外观的镜头中,我们已经很难分清这个景色是真实世界还是一幅绘画,粉红色的天空为观众带来最浪漫的梦。
 
  摄影中的浪漫效果依靠的是导演精妙的色彩配色。《布达佩斯大饭店》摄影画面的色彩,包含一下几个特点,首先是色彩的饱和度高。其次是色彩的明度高,再有就是色彩的配色大调和小对比,协调性好。
 
  首先,饱和度高,带来的直接效果就是观众看起来摄影画面绚丽浓郁,强烈的色彩会增强观众的观看感受和感知欲望。这就好像我们日常如果喝惯了饮料,就不爱喝水一样,糖会带给人甜蜜的感受,刺激兴奋点。较高的画面饱和度会增加画面情感的释放,能够引发更多的观众的情感共鸣。
 
  色彩的明度高。明度可以简单理解为亮还是暗。影片中色彩浓郁的同时,整体的明亮度还高,形成的视觉上的色彩刺激就更加强烈。比如主人公古斯塔夫和零在电梯中的画面,电梯内部是高饱和度高明度的大红色,这种红色大面积的在摄影画面中出现是罕见的,已经到了刺眼的程度。
 
  如果从摄影背后的叙事上分析,我们就能够知道为什么使用了这么强烈的红色。
 
  红色代表的是激情和欲望,同时也是危险的信号。古斯塔夫和老贵妇有着长达17年的感情,在最后分别的时候依然彼此充满激情。红色印证的两个人的情感链接。
 
  但是,老贵妇在分别的时候表示了自己并不想走,并且警告了走后可能会被谋害,或许就再不能相见,这个时候电梯中的红色就是巨大的预警。两种强烈的对比都是通过这个高明度的红色提示出来。
 
  大调和小对比在影片中则是一种高超的摄影配色技巧。导演在不同情节和叙事进程中,摄影画面中使用了特别多的色彩,为什么我们观看下来,不会感觉到色彩的混乱无序和色彩对撞冲击带来的不适感呢?这就是在色彩的配色上,导演遵循了在一个场景画面中的一个色调主体占主要地位的同时,搭配小范围的互补色。
 
  在古斯塔夫越狱后雪地中联系“十字钥匙社”的时候,夜晚天空笼罩下,连雪地也呈现出青蓝色,这个颜色就形成了画面的基础色调,在这个大环境色下,正中央电话亭的黄色,就成为十分亮眼的存在,黄色作为蓝色的补色,与灯光一起,形成色彩的对比,在色彩对比中,构建了冷暖视觉效果的对比,画面有了对比,就有视觉趣味,这些,全部都符合在色彩运用上的大调和小对比的色彩运用方式。
 
  3.粉红色浪漫
 
  很多人开始喜欢韦斯安德森的电影,是从《布达佩斯大饭店》开始的,而影片中粉红色的蛋糕盒,则是这一切的开始。
 
  整部影片中最为浪漫的画面,莫过于曼德斯蛋糕的标志性的十分治愈的粉红色。与影片中其它画面的色彩不同,这里面的粉红色是一种调和的颜色,与配合的蓝色一样,呈现的是一种低饱和的高级灰调子的糖果色。饱和度不高且明度比较高,蛋糕本身是甜蜜和幸福的代表,粉红色又能够带来视觉上和心理上的治愈感。
 
  我们不难发现,电影中只要是出现曼德斯蛋糕的场景,一定是积极的和幸福的。
 
  古斯塔夫先生将粉红色盒子的曼德斯蛋糕分享给监狱的朋友,获得了信任和肯定,带来了一起越狱的希望。门童零与女主人公坠入粉红色盒子的曼德斯蛋糕,激情拥吻,见证了浪漫的爱情。粉红色在影片中代表了浪漫和希望本身。
 
  而制作曼德斯蛋糕的女主人公本人,善良,美丽,本身就是美好向往的化身完美爱情女性的代表。粉红色印证了青春,包含着浪漫,也昭示着时代的美好。
 
  如果不是为了渲染失去的悲情与不可挽回的逝去,剧情中将女主人公安排成为患流感去世的剧情。那么这个粉红色将会是彻底的浪漫,甜美和爱的代表。
 
  有趣的是,在“十字钥匙社”这个电影情节高超转折处,导演为我们安排了更加有趣的色彩表演。在这个秘密社团中,每一家饭店都有属于自己的色彩,自己的一套VI。
 
  在画面色彩分析的背后,体现的是一种考究,也是讲究。这种考究与古斯塔夫对待工作,生活中的细节,比如古龙水用量,用餐前的仪式等等细节的渴求,都是一种态度。这背后折射的,我想也是导演自己对艺术和工作上的苛求,如果没有相同的考究,是根本没有办法拍摄出这样的电影的。
 
  4.极限视角
 
  视角问题关乎构图和观看角度。视角变化影响的是观看的心理感受。在《布达佩斯大饭店》中,韦斯安德森一方面在运镜上使用空间错位位移等手法,这个是视频画面我们先不说,另一方面就是在拍摄的视角上,大量的使用了非常规的大胆的极限视角。
 
  极限的意思就是超出一般正常范围的角度。比如画面中在处理贵妇儿子的视角,仰拍角度,在摄影机位置极低的情况下拍摄,画面人物已经到了角落的位置,在逼仄的空间里,还要照顾到整体画面的均衡结构。这个安排十分巧妙,因为画面中的主人公当时的状态和处境也确实被古蒂塔夫的顽强斗争逼在了死角,自己也走进了自己道路的死胡同。
 
  在影片的摄影画面中,还有很多大幅度的俯仰画面,有些角度基本处于垂直状态,这就带来视觉上的错觉效果,就是你会分不清人物到底是站立还是躺下。这种状态给人带来某些幽默感,某些荒诞的情节质感,也就是很多类似的拍摄视角带来的结果。
 
  5.精致的框线构图
 
  框线构图在韦斯安德森的影片里是最常用的形式。框线构图也是最多的与居中对称构图搭配使用的构图方法之一。在《布达佩斯大饭店》红,框线构图的比例同样很高。
 
  在影片中,为了体现场景的精致和结构的稳定,导演使用了大量的框线构图,最多的,就是使用各种场景中的窗户为框线的基本结构。
 
  律师在遇害之前,从走出办公楼开始,一直到最后,就是一连串的框线结构,办公楼的门口,电车的车窗,博物馆的门口,楼梯,博物馆走廊等等空间。框线结构本身限制了人物的位置,也限制了观众解读的空间范围。这种限制与剧情配合形成了某种紧张感。
 
  同时,作为“讲究”的导演,使用框线构图也不能够失去优雅的态度。比在古堡的场景中,出现了摄影史上经常会见到的符号性的建筑空间。复古的楼梯蜿蜒环绕。在布列松的一张经典的决定性瞬间的照片中就有蜿蜒楼梯下大路上一个骑车的人经过的画面,成为影史经典。
 
  在电影画面中,韦斯安德森用俯视拍摄蜿蜒的古典楼梯,展示了在框线构图的背景下依旧保持了优雅的状态,在大量使用框线构图的同时,框线本身也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呈现多种视觉姿态。
 
  6.摄影构图的跳跃性
 
  有些同学会说,这样一个严谨到严丝合缝到导演,最后有没有可能将自己逼近死角,最后呈现到画面甚至是呆板无趣和程式化的。
 
  其实,观看过导演的作之后,我们在摄影画面中,能够发现,韦斯安德森惊人的创造力,在形式化极强的自我要求下,依旧保持了惊人的画面表现力,主要表现在摄影画面构图的跳跃性上。
 
  我们以下面的几个画面来说明。在车厢中,古斯塔夫在审视着继承的遗产,一幅世界名画,全心全意的陶醉。绘画本身挂在画面的正中央,符合导演构图的一贯原则。古斯塔夫回首想要与零进行沟通,想要拉他来一起享受,这个时候,理论上躺在车厢右侧后方的零是不可能出现在画面中的。导演最强悍的摄影创意发生了。
 
  通过画面正中央洗漱台上的镜子,反射了零的脸,这个时候,古斯塔夫,零和世界名画上的男人,三个形象出现在了同一个画面中,这个画面,有镜子的反射,有后方的联想空间,有古斯塔夫的形象,有他的手的形象和剧情发展的核心世界名画的全貌,这个画面简直惊为天人。
 
  还有更绝的,两个人物和绘画中的人物形象,处在空间中不同角度的形象,可以在一个画面中均正面呈现,而且三张脸还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形结构。说到这里,除了感叹导演的惊人摄影天赋,已没有什么语言来形容。
 
  我们经常说摄影中的光影,光影。我们来看韦斯安德森又是如何在电影画面中使用摄影的中的光影。在越狱的情节中,犯人通过警卫室逃跑。导演使用来亦虚亦实的方式,警卫是实的,清晰的在画面下方睡觉。为来表现犯人逃跑的小心翼翼,轻声细语。导演用光的投影的运动代替了犯人实际逃跑的画面。
 
  这个处理在视觉上增加了趣味性和诙谐感,在心理上形成了一种静谧神秘的逃跑越狱的紧张感。这种利用光线投影和正负形的方式,在设计中也经常使用,日本设计大师,福田繁雄的代表作,就是利用男人女人的投影式的腿部和脚部的正负形设计的招贴。
 
  这些在追求平稳和秩序感的构图的所有摄影构图中,依旧能够跳出来的精彩构图,才是体现了导演真正画面功力的部分,摄影构图上的跳跃感,形成了韦斯安德森更加明显的个人风格。
 
  7.一丝不苟的复古
 
  我们说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画面复古,怀旧,主人公冒险解谜的同时,也于细微之处传达出对欧罗巴传统人文精神消逝的哀痛,对因为各种原因造成对精神和品质的抛弃和更替产生的缅怀。这些都是需要通过一个个镜头和一件件细节体现,在摄影画面中,需要对人物的造型,服装,场景,道具着多元素根据时间的不同设置。
 
  时间上涉及到虚构空间的30年代,60年代,和80年代,我们是客气清晰的看出三个不同年代的时代风貌,依靠的的就是一丝不苟的复古。
 
  在摄影画面上,怀旧的色调无疑是黄色和暖色,在黄绿色的笼罩下,中年作家在装饰已经明显淘汰的淡季酒店中写作。已经过时的土耳其浴室中,作家聆听故事的开始,也同样古典怀旧。在这个场景的设置中,蓝色的墙壁和浴缸,并没有影响整体偏黄怀旧色彩的表现,尤其是作家身后的毛巾,是黄色的,依然起到了平衡的作用。
 
  从这条毛巾上,我们能够看到导演对摄影画面的极致苛求,已经到了有点恐怖的程度。整部影片两小时时间,没有一个场景不是精细到每一个茶杯的。没有一个场景是不符合复古的环境的,没有一个画面是脱离了对摄影主体和叙事主题的阐述的。
 
  就是这样的一丝不苟的态度,成就了《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绝对精彩。达到了与其它电影和摄影画面完全不同的视觉效果,达成了韦斯安德森自己摄影美学和电影美学的标志和符号。
 
  喜欢的话就关注:老街皇家国际 或者 老街皇家国际客服 即可获取更多有关内容及资讯!谢谢大家!